AD
首页 > 资讯 > 正文

襄阳台猛刮“浮夸风”助推黑打 “被害人”枪击被告人成涉黑案

[2019-10-17 16:56:47] 来源:本站 编辑:小编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原标题:襄阳台猛刮“浮夸风”助推黑打“被害人”枪击被告人成涉黑案丁启明在“归案”之前,已经准备好了证据材料,要举报彭勇刚的涉黑、涉恶问题,以及隐藏在他背后的保护伞。丁启明还没有出手,湖北省公安厅2017年8月4日将“丁启明等团伙涉嫌违法犯罪案件”决定由襄阳市公安局管辖。9月24日,襄阳市公安局将“丁启明

  原标题:襄阳台猛刮“浮夸风”助推黑打 “被害人”枪击被告人成涉黑案

  丁启明在“归案”之前,已经准备好了证据材料,要举报彭勇刚的涉黑、涉恶问题,以及隐藏在他背后的保护伞。

  丁启明还没有出手,湖北省公安厅2017年8月4日将“丁启明等团伙涉嫌违法犯罪案件”决定由襄阳市公安局管辖。9月24日,襄阳市公安局将“丁启明等团伙涉嫌违法犯罪案件”决定由宜城市公安局管辖。同日,宜城市公安局决定对丁启明团伙涉嫌非法拘禁案立案侦查。

  而非法拘禁案件中的“被害人”正是丁启明要举报的“彭勇刚”。

  涉黑债务人成“被害人”

  经四次延长羁押之后,2018年10月29日,宜城市人民检察院对丁启明以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多项罪名(以下简称“涉黑案”)向宜城市人民法院提起了公诉。

  就在宜城市人民法院(以下简称“宜城法院”)开庭审理这起“涉黑案”的第一天,襄阳广播电视台(以下简称“襄阳台”)就在当晚的《襄阳新闻》节目里,以“浮夸风”手法和媒体审判的姿态进行了报道。

  丁启明“涉黑案”庭审

  丁启明系武汉黄陂人,农民出生,靠蹬人力三轮车起家,经过数年艰苦奋斗,有了自己的公司经济实体。丁启明于2012年注册成立的武汉南海贸易有限公司主营钢材销售,公司凭着诚信守法经营迅速发展壮大,成为武汉钢铁行业的领军力量和武汉市的优秀民企。

  彭勇刚因生意合作欠丁启明1100万借款,企图赖账不还,并通过违法手段骗取丁启明“俊华大厦”3000万房产股权,丁启明为此跟彭勇刚打了多年官司。

  现有证据载明,发生经济纠纷期间,彭勇刚曾三次雇佣凶手砍杀、威胁丁启明,丁启明额头上至今还留有刀伤,右肩胛骨还留有枪伤。每次案发之后,丁启明都向当地公安机关报了案,但最终结果是“不予立案”。

  丁启明被砍杀之后,彭勇刚曾派人找到丁启明,并当面“警告”他“必须马上撤案,若要继续追究,“后果严重”;果不其然,之后在武汉市一个偏僻的地方,丁启明的车被彭勇刚等人拦下拳脚相加,彭勇刚拿丁启明家人的视频和照片,威胁称,“这是你住的小区,这是你儿子出来了,这是你闺女出来了,这是你媳妇出来了……要保证他们的安全,你一是别报警,二是别打3000万股权的官司了。”

  丁启明经与彭勇刚几次“较量”之后,彻底相信彭勇刚不仅手段残忍,而且有强大后台保护伞在为他的作恶买单。所以此后,丁启明吩咐公司人员如果找到彭勇刚千万不要动手。

  为了阻止丁启明维权,彭勇刚用砍杀、枪伤等威胁方式对待丁启明。但是,丁启明不甘心自己的上千万债权就这样被彭勇刚恶意侵占,所以在彭勇刚欠钱不还又躲避不见期间,丁启明安排公司人员一直在找彭勇刚,直到在武汉天河机场发现了彭勇刚,丁启明的公司人员将其带到丁启明公司,二人商谈了还钱问题。而且几个小时的谈判过程一直是和谐进行的。

  谁知彭勇刚从丁启明公司出来后,二人系经济纠纷,且拘禁时间较短,整个过程没有使用暴力、殴打、没有携带械具,行为不涉嫌非法拘禁犯罪。

  丁启明后来在法庭上陈述道,当他掌握了彭勇刚勾结官员的相关犯罪证据,并准备向有关部门举报后,彭勇刚就开始反击,勾结公权力对他进行报复陷害,构陷罪名,制造证据。

  根据公诉机关宜城市检察院的指控,丁启明涉嫌8个罪名:有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非法拘禁罪、寻衅滋事罪、敲诈勒索罪、开设赌场罪、妨害作证罪、虚假诉讼罪。其中仅彭勇刚和丁启明的经济纠纷,就引发了三个罪名、五起犯罪。

  地方媒体“浮夸”造势

  “涉黑案”在审查起诉阶段,宜城政法系统就开始舆论造势,在网上出现了大肆宣扬宜城政法系统的长篇报道。

  2019年3月18日至3月23日,丁启明等14人“涉黑案”在宜城法院公开开庭审理。就在3月18日当晚,襄阳台《襄阳新闻》就进行了报道。

  襄阳台的“摆拍画面”

  《襄阳新闻》关于涉黑案的报道的解说词称:“省公安厅和省扫黑办挂牌督办的丁某等14人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一案今天在宜城法院一审公开审理,公诉机关指控,2011年以来,被告人丁某以武汉市南海物资贸易有限公司、武汉市海源置业投资有限公司为依托,通过经营钢材、高利放贷、追逃赌债等活动,积累了一定经济实力,先后纠集、网罗了宋某等14人有组织地实施非法拘禁、寻衅滋事、敲诈勒索、开设赌场等犯罪活动……逐步形成了以丁某为首,较为稳定的犯罪组织。”

  《襄阳新闻》报道称,“7·27”专案是由宜城26名办案民警组成的破案专班历时330多个日夜破获的。“最终将28名涉案成员全部缉拿归案,成功打掉了这个在武汉盘踞八年无恶不作的涉黑犯罪组织,破获了30多起非法拘禁、敲诈勒索、寻衅滋事、开设赌场等刑事案件,涉案金额高达2亿元。”

  值得注意的是,新闻报道中出现了数十把刀具、铁棒、剪刀等凶器,以及大量金条和两亿元现金的画面。

  事实证明,丁启明“涉黑案”只有14名被告人,并不是“28名”;全案只有一人构成轻微伤(辩护律师认为没有指控证据指向丁启明),连轻伤都没有,“数十把刀具、铁棒、剪刀等凶器”全为摆拍画面,该案扣押物品中没有任何刀具等凶器,就连一把小水果刀都没有;涉案“30多起”的资金仅为8万多元,而并不是报道的“两亿元现金画面”。

  这种“浮夸风”手法的新闻报道,已经超越了“媒体审判”的范畴,而是在制造紧张空气,开创了媒体包装“黑社会”的先河。

  “涉黑案”反转后删报道

  襄阳台的造势,最终达到了预期的效果,2019年4月25日,宜城法院数罪并罚,判处丁启明有期徒刑二十年,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  丁启明不服一审判决,已经上诉至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,一审为丁启明做无罪辩护的王誓华律师表示,他将继续坚持自己的辩护主张。

  丁启明认为,襄阳台的报道侵犯了自己的名誉权。2019年4月17日,他委托王誓华律师向襄阳市襄城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,要求襄阳台立即停止侵权行为,删除涉案的不实新闻报道,并在襄阳台综合频道板块显著位置连续15天刊登致歉声明和赔偿精神损失费1元。

  丁启明诉称:被告(襄阳台)播放的失实报道内容造假,其内容和程序超出了作为媒体报道新闻真实性和合法性原则边界,严重丑化了丁启明的形象,损害了丁启明的名誉;襄阳台通过图片和旁白的结合,在“7·27”专案未进行判决认定事实之前,通过出示假物证制造舆论误导广大受众,扭曲案件基本事实,“未审先判”妨碍司法公正,严重影响刑事案件的公正审理。

  2019年7月9日,襄阳市襄城区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,称经法院主持调解,双方当事人达成如下协议:被告襄阳台自愿于本协议达成之日起二日内,删除有关原告丁启明于2019年2月至3月期间“7·27”专案的新闻报道和相关画面;原告丁启明同意并自愿放弃其他诉讼请求,原、被告双方今后不得再因此事相互主张任何权利,本案纠纷就此终结。

  襄阳台的造势风波已平息,但枪击丁启明的债务人彭勇刚居然变成“被害人”,而被彭勇刚多次砍杀、枪伤和恐吓威胁的债权人丁启明却成了“涉黑头目”,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。这起“涉黑案”反转的幕后推手,应该才是媒体关注的焦点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责任编辑:

为您推荐